• 横山区党岔镇北庄村产权制度改革助力乡村振兴系列报道

  • 发布日期:2020-08-05 06:3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厚重的抉择

??横山区党岔镇北庄村产权制度改革助力乡村振兴系列报道之一

文/雷雨虹 摄影/高有智 张凌康 刘波

北庄村,座落于无定河、榆溪河、党武河交汇处,是横山区党岔镇政府所在地,总土地面积9.03平方公里,辖8个村民小组502户1604人,其中有党员46名。

曾几何时,这里一代代帝王将相大展雄才伟略,一位位英雄豪杰泼洒热血,一曲曲历史交响激越昂扬,一首首壮丽诗篇千古流传......

追根朔源,关注厚重北庄

陈政和是一位文化老人,慈眉善目,博学多识。他说,党岔古称银州,曾是漠北游牧民族活动的历史舞台。顺着老人手指方向望去,北庄村内西南角处的银州城势扼中央、总绾南北,分为“上城”“下城”两座城池。上城始置于南北朝周武帝三年,即古银州遗址所在地,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;秦朝增建的下城,为上郡肤施城,是秦始皇迷信“亡秦者胡也”而修筑的军事防御城堡。

隋朝战乱,银州城被废;隋末唐初,横山人梁师都建立梁国,大举重建。后诞生下党项族英雄李继迁,举旗抗宋,让这里成为了西夏政权的发祥地,累计出土文物5000多件,先后有19位历史名人从这里经过。

党岔老腰鼓又称“文腰鼓”,是现存唯一的老腰鼓,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。陈政和站在城池厚土上,讲起了这一文化瑰宝的前世今生。

根据庙宇石碑的文字存证,它出现的年代可追溯到明代中期。古时戍守长城的士兵,身佩腰鼓作为报警工具,发现敌情即鸣鼓为号,一传十十传百传递消息。打了胜仗,将士击鼓起舞狂欢,鼓手行走的队列,诸如“黑驴滚昼”“转九曲”“十二莲灯”,便是作战阵图。边民久居塞上,也习而为之,于是腰鼓逐渐应用于民间娱乐,演变成激昂刚劲、带有军旅色彩的腰鼓艺术。

蓝格生生的天上飘着几朵白云,行走在城池上,感受着历史文化的神奇魅力,身后黄土高原,被鬼斧天工切割得千沟万壑,气势磅礴地伸向天空。

俯瞰脚下,从沟壑和沙漠中间流趟过来的无定河,水清地绿,鸟儿追逐,鱼虾欢畅。

到了秋季,金黄色的稻田镶嵌在大地上,牛羊星星点点,共同演奏着《欢乐颂》。日落时分,如毯的稻田在绚丽的夕照映衬下,分外夺目,仿佛金色的外衣上多了无限的光彩,蜿蜒曲折的河水在天然的地毯上勾勒出美丽的曲线,让人过目难忘。

北庄村支部书记陈登业告诉笔者,这里有山有川,其中山地3900亩,林地1239亩,响惠渠和定惠渠携无定河涓涓清流穿村而过,滋育着3500亩水浇地。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依靠“水乡”的优势,从五十年代开始就种植水稻,过上了衣食无忧的生活,赢得了“塞上鱼米之乡”的美誉。

遭遇瓶颈,北庄向何处走

北庄村因水稻而兴,成为山里俊女靓妹找婆家的理想选择。

进入90年代末,受管理机制体制因素影响,让这个吃穿无忧的村庄陷入了派性斗争中,财务管理混乱,人心焕散,干群关系紧张,上访事件不断,矛盾纠纷极其严重,党组织凝聚力战斗力受到极大削弱。

2005年后,随着能源经济兴起,市场泡沫越滚越大,与农业现代化程度低,土地盐碱化严重,劳动强度大、投入成本高,回报缓慢、效益低下的水稻产业形成强烈反差,农民种地几乎没有什么收入,有些农户一年辛辛苦苦下来没收入不算,还要倒贴。

今年68岁的刘风金,自小就生活在北庄村,以种地为生。谈起这些,犹如发生在昨天。前几年,因为自然灾害等原因,让他的生活过得异常的艰辛。

“我家的地都在红柳滩。三两年就被洪水淹没一次,现在连一点收入都没有了。农民的职业就是种田,但年年种年年赔,再这样发展下去,生活都难维持了” 。

刘风金反映的问题,不仅仅是他一家的问题。在北庄村像他家这样因为种地赔钱的还有很多户。

这些,对祖祖辈辈以农耕为主的农民来说,无疑是巨大的打击,犹如无定河水冲击着北庄人的心灵,渐渐对这样的种植失去了信心,离开了田间奔向城里,让几千亩优质良田逐渐撂荒。

历史的车轮进入2015年,北庄村选举产生新一届党支部,新当选的村支部书记陈登业和村委会主任张天雄不得不去思考,今后北庄该如何发展,如何保住农民的“根”?